陈皮木耳酱

别关!!!往昔/易安·拿铁/芳心纵火犯

第三种绝色

纷扰。

432天:

月色与雪色之间,你是第三种绝色。




BGM




勿上升。






Part A


 


天光刚亮。




学生们在家长的护送下陆续走出家门,街对面的烧烤摊开始热闹起来,地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竹签。




人群围着摊主,七嘴八舌地提出各种各样挑剔和不那么挑剔的要求。




易烊千玺把窗户关小了点,隔绝掉一部分嘈杂,转回身打量着整个屋子。




那人带走了许多东西。


 




明明只要带走就好了,却又偏偏留下了许多看得到和看不到的痕迹。




好在他最擅长的便是若无其事,视而不见。




撇开那些突兀的空旷和凌乱,这个家与昨晚并无几分不同。




不过是少了一个人,也少了两颗心。




又有什么关系。


 




饭桌上的馒头已经冷掉了,易烊千玺把它们端进微波炉里,按下加热一分钟的按键。




转身走出厨房,不小心被过分厚重的地毯绊到,险些摔倒。




他弯腰去弄平毯子,却觉得后背无端生疼。




大概是睡了太久,硌到骨头。




如此想着也觉得滑稽,微微苦笑着摇摇头。


 




其实易烊千玺也没什么胃口,几个加热的淀粉制品已经可以满足他。




当他试图开始思索一些事情,脑袋倏然不受控制地生疼。




熟练地打开药柜,拿出药丸后直接生吞了下去。




未经温水调和的药丸尴尬地卡在了嗓子眼里,他一把掀开被子滚下床,拖鞋只穿起一只,就跑到饭厅去喝水。




抱起杯子大口把药冲了下去,嗓子却还是生疼,忍不住就咳嗽了好一阵。




 


易烊千玺光着一只脚走回卧室,觉得有些冷了,打开柜子,拿出睡衣套上,又重新躺下。




他想起自己第一次穿这套睡衣的时候,王俊凯还在那笑,说你个大男人还穿粉红色,死闷骚。




他的回应是几记凌厉的眼刀,当然对厚脸皮的恋人造成不了半点杀伤力,自顾自晾着虎牙着凉了几分钟后,回过神来抱住他。


 


他赌气般地抬起胳膊肘,力道不小地顶了下对方,却被搂得更紧。






下一秒两个人都笑了,小小的梨涡和尖尖的虎牙同时显现在两张愈来愈神似的面容上。




别人总说,这两样东西很相衬。




而再相衬又如何。




爱不是靠匹配度或任何外物来增减的。




那分明是且只能是一种,全然独立的感情。


 




易烊千玺开始思考,他们之间是怎么样走到了末路。




这有点难,毕竟人类的大脑一向习惯于沉浸在欢乐和轻松里,而非为了剖析痛苦和分离所设计。




因此他躺了整整一天,也还是什么都没有想出来。




忽然觉得沮丧,因为他一转头就能看到墙上贴着的一面面奖状。




他觉得他愧对于学霸这个称呼,在思考所有关于王俊凯的事情的时候。


 




或许是他太过强势了,黄昏中在厨房里剁着肉糜的时候易烊千玺这么想。




下一秒菜刀就沿着皮肤切割下去,鲜血从不深的伤口里汩汩流出。




他打开水龙头冲掉了血迹,没有喊痛,没有掉泪。




或许那就是王俊凯渐生厌倦的原因也说不定。






一年四季都是同样的表情,似乎不会疼,也不会难过。




他冷静地想着,眼皮却不知何故有些发烫。


 


如果是那样,虽然很遗憾,但他真的做不出什么改变了。




王俊凯早该知道的,易烊千玺从来就不是那种靠着示弱卖萌来讨人喜欢的美少年。






当初周围的朋友们还戏称他们是强强联盟,说这样的搭配真是万里挑一,与众不同。




如今他竟然有点痛恨这样的万里挑一。




痛恨他俩的与众不同。


 




日子久了,易烊千玺也开始重新习惯过独居的生活。只是偶尔还是会在看电视或者吃饭的时候,条件反射性地想转过头说说话。




当然旁边什么也没有,除了白炽灯投下的亮光和在空气里扬动的尘埃。




被他叫傻子还笑得满脸甜蜜的人已经走了,剩下念念不忘的他活得像一个傻子。


 




易烊千玺再一次遇见王俊凯,是在咖啡厅里,彼时对方笑容温柔地揽着一个清秀少年,俯下身去说着情人间的悄悄话。




那双漂亮的桃花眼,原来看谁都能这样深情。




他或许被爱过。




但绝不是唯一。


 




他转过身,步伐匆忙得几乎像落荒而逃,待冲进人群中后才想起自己大可不必如此狼狈。




有点好笑,为自己刚才的怂,也为自己这些天来的魂不守舍和莫名其妙的企盼与期待。


 


易烊千玺想起毕业典礼那天,王俊凯穿过汹涌的人群,向角落里独自喝着饮料的他走来,神情温柔,笑得眉眼弯弯。


 


“认识一下吧,我叫王俊凯,你呢?”


 




Part B


 


王俊凯开始忘记周围的人。




他曾经只在电视剧里听过的类似的病症,他曾经以为的只是编剧杜撰出来骗取眼泪的妄言。


 


分离性遗忘症,医生敲着桌子不缓不疾地说。一方面会表现出严重的遗忘,另一方面又能够从事各种复杂活动,井然有序地照顾好自己。患者发生的遗忘与其显示的知识能力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矛盾与分离,所以,名之曰分离性遗忘。




专业术语很多,王俊凯听得脑袋疼。




只记住了医生最后说,痊愈的几率并不大。




也许他会逐渐把最爱的人也忘掉。


 




易烊千玺回到家后,王俊凯整个人扑了过去。




对方一边冷静地笑着说我还没洗澡呢,一边却又顺从地任他脱着衣服。




他知道易烊千玺一向是强者,在生活中,在职场上,在外人眼里,在他心里。




他曾经为征服了这个强者而欣喜,后来也从没后悔过。




他不怕自己的病症会拖累这个强者,因为他会离开。


 




进入到易烊千玺的体内的时候,他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


明明不是在下面的那个,可他就是很奇怪地,觉得痛不欲生。


 




拖着行李箱走出家门之前,王俊凯回头又最后看了一眼。




他在一栋公寓里租了一间房。但是他马上就要没有家了。


 




坐上预先叫好的出租车时,王俊凯想,千玺会不会因为他的不辞而别感到难过呢。




或许会,只是可能性很小。




毕竟易烊千玺是那样冷静的一个人。




而他没有任何筹码与胜算,能将对方的心牢牢地抓一辈子。




 


王俊凯把新房间打扫得整洁干净,随后在墙上贴满了易烊千玺的照片。




他知道那于事无补,只是单纯想那么做。


 




有天早上起来,他对着满墙的陌生照片发了很久的呆。




照片里的人笑得很好看,清澈的眼睛,小小的梨涡,干净而清丽。




可是他不认识。


 




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不顺利,至少他有了确切的新工作,新单位,新同事。




恋人的位置一直空缺着,王俊凯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


与人打交道很吃力,王俊凯尽量少交朋友。




反正到最后他全部都会忘记。


 




每天就是按照墙上贴着的指示到达新公司,办公,下班。




日复一日,机械重复。




日复一日,对照片里的人记忆模糊。


 




王俊凯以前的学弟来看他,坐了穿越大半个中国的火车。




其实王俊凯压根记不得对方是谁,只礼貌而客气地领着对方在这座城市里闲逛着。




忽然他在余光里看每天都能在墙上的照片里看到的那个身影,大脑还没做出反应,心脏已经失去控制一般尖锐地疼痛起来。




他勉强维持着微笑,搭着学弟的肩以支撑着身体,低下头叫对方帮自己叫辆的士。




再抬起头时,那人已经不见了。


 




王俊凯到了医院门口,却突然忘了自己是为何而来,只能茫然地站在原地,看着过往的人群和车辆。




等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,他两手空空地回到了公寓。




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号码,但是名字却被存成了不能拨。




他看着这个滑稽又怪异的备注,抬起手覆住眼睛。


 


请问我能打过去问问你吗,曾经我们有着怎么样的故事。




我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




他在昏暗的房间里无声地坐了许久,等平静下来,掌心已被眼角渗出的温热液体浸得湿透。


 




再后来,王俊凯也开始在各种备忘录里找到生活的步调和规律,不至于像最开始那么狼狈。




他还是谁都记不得,模糊的片段掠过脑海随后又迅速地消失,像是电影中的闪现镜头。




只是偶尔,他会做一个梦。


 




梦里的人有着模糊的面容,模糊的神情,模糊的身影。




那人就那样,不动不闹,安静地坐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。




一次又一次地,王俊凯在梦里穿过汹涌的人群,向角落里的人走去,问出那个注定得不到答案的问题。


 


“认识一下吧,我叫王俊凯,你呢?”


 




番外一.


 


伸手按掉响个不停的闹钟,被窝外的冷气让人连眼睛都不想睁开。




最后易烊千玺还是起来了,因为昨天答应了要教同事的女儿滑雪。




洗漱,看报纸,吃早餐,出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同事的车停到了门口,车窗摇下后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。




他微笑着走上前,摸摸小女孩的头,跟同事打了招呼,绕到另一边打开门上了车。


 




音响里传出舒缓悠扬的纯音乐,听着听着,鼻子就莫名泛起了酸意。




为了掩饰,易烊千玺只能将视线转向窗外,看着起伏不定的绿色的林海。


 


还没分手的时候,王俊凯常常会用吉他弹各种温柔的乐曲给他听。




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自始至终都忘不掉那个人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得要被困在一段回不去的记忆里绝足不前。




他开始痛恨自己曾一度引以为傲的超乎常人的好记性。


 




同事的女儿很懂事,也很聪明,教没多久就会了,自己踩着雪橇到处滑着,同事夫妻俩就站在一旁笑着拍照,顺便帮易烊千玺也拍了几张。




眉目俊朗的青年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,笑容清浅,神色从容。




他的眼睛极其漂亮,澄澈透亮像是琥珀色的湖。




在他的身后,一望无垠的茂密森林沿着地平线舒展开来,被银白覆盖的松树巍峨高大,向天空伸出蜿蜒的树枝。


 




小女孩滑了一圈,回来的时候红通通的小脸上带了几分恐惧和焦虑。




她口齿不清地说,那边有个人躺着,叫他也不应,不知道怎么了。


 


易烊千玺踩着雪橇熟练地沿着山坡滑行下去,果然见到一个身穿红色羽绒服的男人倒在雪地里,身体有着微弱的起伏,估计是因为哪里不舒服而晕倒了。




将男人扶起来的时候千玺看到了对方的脸,一瞬间如遭雷劈,手一抖差点又将人摔回到雪地里。


 




三个多小时后,易烊千玺沉默地坐在病房外的长凳上。




来来去去的人群各自有着心事,无暇顾及长椅上脸色苍白的青年。




他弯下身,把脸埋在掌心里。




走廊上的脚步声此起彼伏,白炽灯投下的灯光摇晃不定。


 




易烊千玺曾经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里想象过王俊凯离开的各种理由,比如遇到新欢,比如家庭施压,又比如只是一时兴起想出去浪浪再回来,甚至想过是厌倦了自己的强势和刻板。




却从没想到过会是这种结果。


 




没有人比易烊千玺更适合照顾那位容貌俊美却脾气古怪的青年了,病房里的其他病人和来探病的朋友都一致这么认为。




说那人智商低吧,他却又可以抱着手提在病床上敲出一份无可挑剔的工作企划,安排精密一丝不苟;可是要说他跟平常人一样吧,他却偶尔会表现出格外幼稚和孩子气的一面,分分钟能够把人气死。


 


但易烊千玺却在照顾王俊凯这件事上表现出了无穷无尽的耐心,以及令人敬佩的惊人的忍受力。




他从不对王俊凯发火,哪怕对方会经常做出一些怪异的毫无逻辑的举止——比如突然拔下插在手背上的针头,比如对着墙自言自语好几个小时,比如指着风扇说要坐到上面去,再比如大发雷霆地叫所有人滚出病房,因为他不认识他们。


 


也有人实在看不过王俊凯的无理取闹,说千玺你好歹也发下脾气治治他啊,怎么连底线都没有了。




易烊千玺也只是淡淡地微笑着,什么也没说。


 




他有底线,并且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和践踏。




那条底线的名字叫王俊凯。


 




时光在规矩的上下班进出院里渐渐流逝,来探病的人越来越少。




易烊千玺觉得这样也好,毕竟比起吵闹和喧嚣,他向来更喜欢安静。




他坚持给王俊凯讲他们以前的恋爱史,类似于中学老师授课时的循环洗脑。




然而他着实是不善言辞,没什么太华丽的词藻,也不会放动人的背景音乐,时常讲着讲着就看到王俊凯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
 




易烊千玺也不会沮丧,只一如既往地帮对方盖好被子,收拾好饭盒和衣物,站起身离开病房。




只有当他回到家里站到花洒底下,被冷水浇得一身冰凉时,才会发出一声接近于哽咽的叹息。


 




番外二.


 


又一年圣诞节来临,窗外是飘飞的雪花,千玺坐在病房旁的凳子上一边剥着橙子,一边回顾着昨天的爱情故事进度。




默念着今天洗脑大课的内容时,病床上的王俊凯正好醒来,睁开眼睛,微笑着看着他。


 




易烊千玺的心跳猛地加速了——那个微笑里含着的温柔意味不像是一个遗忘症患者会拥有的。




但是那一瞬的温柔似乎只是他的错觉,下一秒王俊凯就皱起了眉头:“你不会还没放弃吧?”


 




他暗自叹了口气,拿湿纸巾擦了擦手准备开始洗脑教程,床上的王俊凯忽然道:“你嘴边的是什么?”




易烊千玺一面想着糗大了一面抬手去擦拭嘴角,看资深处女座的嫌弃神情,似乎是还没擦掉,只能厚着脸皮凑过去:“小凯,你帮我擦吧。”




王俊凯眼底露出得逞的笑意,在千玺还没来得及看清之前,就一把拽过对方,低下头看着摔到自己身上的神情无辜的青年。


 




越凑越近,彼此的气息交融混合。




漂亮的桃花眼里有着狡黠又纯真的笑意:“今晚的月色是不是很美?”




他弯了弯眼睛,却没有回答。


 




当王俊凯的吻落到自己的唇上时,易烊千玺闭了闭眼睛,却还是没忍住,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,滴到了王俊凯的病号服上。


 


——Merry Christmas.


 


就算以后王俊凯可能会再次忘记他,他也还是觉得很开心。


 




就像在那年毕业典礼上,他看着面前相貌俊美的少年,怔愣了几秒,接着嘴角微弯,漾出两个清浅的梨涡。


 


“我叫,易烊千玺。”


 


王俊凯不知道的是,那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。


 




在几年前的新生晚会上,换好表演服装的易烊千玺在舞台的侧端听到了一段温柔如水的朗诵。


 


若逢新雪初霁,满月当空


下面平铺着皓影


上面流转着亮银


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


 


他偷偷地拉开幕布向台上望去,少年白皙的脸颊被聚光灯照得更加明亮,桃花眼中微光流转,与口中的诗词相得益彰。


 




月色与雪色之间




易烊千玺不自觉地跟着作出了口型,紧接着热烈的掌声如同潮水般向舞台上涌来。




你是第三种绝色

评论

热度(16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