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皮木耳酱

别关!!!往昔/易安·拿铁/芳心纵火犯

航程

满足:)

432天:

 @温柔的反击 生日快乐~恭喜迈入成年人的世界2333


第一次写这对西皮,时间也很仓促,如有不足多多包涵啦~




BGM




勿上升。




01




黄宇航从的士上下来,刚想往公司里头走,司机在身后喊道:“诶你还没付钱呢!”




些许尴尬。




好在他走的从来不是酷炫路线,犯傻出糗也认了,不会觉得丢了颜面或包袱,乖乖转回身把钱付了,重新抖擞精神上路。




旁边几个私生饭拿着手机在拍,工作人员向来睁只眼闭只眼,他也不便多说,目不斜视向前走。




忽然传来一声谩骂,声音不低,语气不善,不偏不倚地砸进他的耳朵里。




“抄袭还有脸到处晃!”




黄宇航停住脚步,余光看见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,面容分明是清秀的,眼神里却充满毫不掩饰的厌恶和鄙夷。




他嘴唇动了动,却没有出声。




那种事情,是要怎么说明才好。




他没有伶牙俐齿,只有和所有普通人一样的血肉体肤。渗入到骨髓之中的冷感,除了等待它逐渐消弭,实在无从化解。




工作人员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,待要斥骂几句,又怕场面会失控,只能拍拍他的肩,半安慰半劝服地:“别理她,走吧。”




02




电梯里灯光昏暗,衬托得气氛越发沉闷,摄像师斟酌着开了口,把东西递了过去。




“航哥航哥,那个。”




黄宇航打开饭盒,是他自己从家里带来的三明治,夹着鸡蛋火腿,已经开始发凉。




摄影师很顺手地拿起一块,放进嘴里吧唧嚼着。




“哎还是你懂我,真的。饿死我了。”




明白摄像小哥是想安慰自己,黄宇航努力地扯出一个笑,尽管弧度勉强。




走出电梯前,他压低声音说。




“我自己什么水平......我自己知道。”




03




摄像师犹豫着跟在他身后,终于忍不住开了口:“怎么了航哥?今天我觉得你从早上状态就不太好。”




黄宇航放下饭盒,眼皮是滚烫的,像放上一块烙红的铁块,嘶嘶地冒着热气。




“没事......没事。我就是感觉......特别累。”




他鲜少会在镜头前这样直白地讲述自己心里的想法,工作人员交换了一下眼神,已经打算暂停拍摄了。




少年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语气是近乎于哽咽的恳求。




“能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吗?”




04




丁程鑫皱着眉头看着黑漆漆的屏幕,化完妆的面容隐没在浅淡的阴影里。




迟到,不回信息,这分明不是黄宇航一贯的风格。




忍不住还是拨下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,幸而对方很快接了起来。




“喂......”




熟稔到仅凭一个单字就能听出对方的不对劲的地步,丁程鑫眉头皱得更紧,顾不得摄像师还在拍,直接起身走出化妆室。




“你怎么了?”




大概了解了来龙去脉,他也没忘记回去通知几个弟弟。




“给你们说个事,你们班长可能心情不好,就临时改一下计划……给他准备一个惊喜吧。”




05




把事情安排好的丁程鑫在海边的石栏上找到了黄宇航,一向是好脾气的善良人,这会却连背影都透出一种惘然和孤单。




他顿了顿,调整好面部表情,欢快地跑过去,甜甜地笑道:“来来来,你的知心弟弟已到达,欢迎倾诉。”




黄宇航抬手拍他,不过是没用多少力道的,轻得很温柔。




“收起你的怪腔调,好好说话。”




丁程鑫在对方眼里捕捉到一分笑意,越发放肆:“前五分钟免费,五分钟后起每秒一块钱。”




黄宇航果然扑哧一声笑出来,一副看上去很想揍他但又舍不得真正动手的模样。




“你今天没吃药?”




06




闹得够了,两人总算进入坦诚相待的拉心时间。




“丁程鑫。”黄宇航喊了他全名,但语气绝不严厉或冷淡。“我也是会累的。”




是,当然了。丁程鑫翻过栏杆,站在黄宇航面前,略微仰起头,认真地看着对方。




“我知道。”




我知道你的开心,我知道你的难过,我知道你的努力,也知道你的辛苦。




关于你的一切,我都知道。




“你又不是机器人啊黄宇航,”丁程鑫白皙的皮肤在日光的照耀下几近透明,嘴角的笑意却极灿烂。“你也只是个小孩子嘛。”




和常人一样的,不完美的,有着优点和缺点的,小孩子。




07




“所以啊——”丁程鑫拉长了尾音,稍有点撒娇的意味。“你要多来跟我聊天啊,别把事情憋在心里,说出来会好很多的。”




“嗯。”老实人郑重其事地点头,为了应对他的真挚似的,随即又期盼地抬起眼。“我们会一直都这么要好吗?”




丁程鑫漾出一个笑,精致的五官变得生动起来。




“嘛......反正,我是会一直像现在这样对你的。你的话,我就不知道啦。”




黄宇航定定地看了他一会,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点点头。




“我也会一直对你好的。”




“你对谁不好啊,真是。”丁程鑫眉眼弯弯地踮着脚尖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“我,不,稀,罕。”




典型的心口不一。




08




后来去赛车。




大段夹杂着专业术语的讲解弄得两个人二脸懵逼,为了不显得智商低硬是撑出一副很懂的样子,比赛开始后全凭本能而非技巧地横冲直撞,结果最后竟然是丁程鑫赢了。




面对镜头,面容艳丽的少年耸耸肩,露出无辜的笑意。




“怎么说呢......陪他去开赛车,又请他喝奶茶,开得没我快——怪我咯?”




黄宇航直接隔空怼了回去。




“明明是你自己想开赛车,还说什么安慰我,安慰我还开得比我快。”




嘴上是这么说,脸上的笑意却挡不住。




其实黄宇航没有告诉丁程鑫的是,在我难受的时候,能有你陪着,我真的很开心。




09




接着又被丁程鑫带去享受惊喜,也就是据说圈了无数新粉的女装选拔赛。黄宇航一面欣赏弟弟们的美颜,一面悄悄地咬牙克制自己的情绪。




如此忍耐了几分钟,在偷偷溜出去换了一身女装回来的丁程鑫说出“你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么”之后,黄宇航终于绷不住红了眼眶。




他知道镜头还在对着他,也知道男生掉眼泪也许会被人看笑话,可是,抹着腮红戴着假发装模作样地对他发出抱怨的丁程鑫,实在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更让他觉得可爱。




也更让他觉得想哭。




虽然丁程鑫长得很漂亮、很俊秀、很像女孩子,黄宇航却知道,这人比谁都要固执倔强。要是对方不愿意做一件事,就算枪顶到太阳穴上逼着也不管用。




可是,为了他,丁程鑫豁出去了。




所以他在看见别人的女装时都是眼前一亮,唯独看到面前这人的扮相时红了眼眶。




10




十五岁的黄宇航,跟许多同龄的少年一样,有着青春有着热血有着梦想,怀揣满腔孤勇奋往直前,却也偶尔会感到悲伤迷茫。




可是就像和丁程鑫去商场时在墙上看到的语句一样,不要只因一次挫败,就放弃你原来决心想达到的目的。




既然还年轻还有许多光阴,既然有一个无话不说的铁哥们,既然有那么多为了逗乐他甘愿作出巨大的形象牺牲的好弟弟——




哪怕路途再艰险,也永远,永远,永远,永远不会放弃。




“丁程鑫。”




正靠着他肩膀玩手机的少年停下动作,把专注的目光转向他,像一只毛皮柔顺的猫:“嗯嗯嗯嗯?”




黄宇航笑着揉了揉对方的黑发,原先堆积在心口的郁卒和难过倏然一扫而空。




“没事,就是想叫叫你而已。”




有你在我身边,哪怕航程万里,我也无所畏惧。




END

评论

热度(508)

  1. 陈皮木耳酱432天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满足:)